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14)

*黄少生贺14/17
*你们想出来的蹭墙脱裤子方法……并不好用

黄少天像一个无知的孩子一样站在马桶前,等待着下一步的指示,但是并没有人能告诉他怎么样才能把裤子脱下来。

原来喻文州说的没错,他现在完全是生活不能自理。

还好黄少天没穿紧身牛仔裤,而是有松紧带的运动裤,反正现在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没人看见也不怕丢人,他跺了跺脚,下定决心一般跳到墙边——准备利用裤子与厕所墙壁上瓷砖的摩擦力将裤子脱下来!

侧着身紧贴着墙壁上下磨蹭,还得不断变换角度,费了半天的劲却也没脱下来,伤残人士没有了耐心,气哼哼地把拖鞋甩开了,一只脚踩着另一边的裤腿,借力往下拽,几个回合下来运动裤总算是被他拉了下来。

……内裤咋办。

运动裤可以这样脱,内裤怎么整,难不成要这样憋到喻文州回来?

随后,黄少天做了一个狗急跳墙的决定——他慢慢弯曲被划伤的左胳膊,忍着痛把内裤扒了下来。

解决完以后,又忍着痛把内裤提了起来,运动裤已经掉到膝盖处,只得蹲下身,费事地一毫米一毫米拽上来。

黄少天心里暗暗嘲笑自己,早知道最后还是要用手,何必那样犯傻。

医生嘱咐过一个礼拜内左胳膊不能用力不能动,黄少天还以为他是虚张声势,但是一直都乖乖听着,就今天动了一次,回到卧室时发现缠在左胳膊上的绷带下隐隐渗着暗红色,这才傻了眼。

怪不得那么疼!!伤口他妈的裂开了!!

黄少天自认为自己的忍耐力很强,至少他忍着疼等到喻文州回家。

进了门的喻文州第一件事就是看看黄少天的情况,推开卧室门,只见黄少天倚在床头,脑袋微微向上扬起——有点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意思,皱紧眉头紧闭双眼,看起来像是在经历什么痛苦。

喻文州扯来一条毛巾,替他擦去脸上的汗水,问,“少天,怎么,哪里不舒服?”

“胳膊……”黄少天咬着牙,话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嘶——伤口好像裂了。”

一听伤口裂了,喻文州急了,作势要把他抱下床,“裂了?!怎么能裂了?!我出去的这段时间你都干嘛了!”

“就是……就是上了趟厕所而已。其实没干什么啊我也没想到就脱个裤子还能把伤口弄裂,真的我也没用力气,你说脱裤子能用多大的劲啊是不是……”

“闭嘴。”本来就着急的喻文州白了他一眼,“走,去医院。”

今天刚好还是那个主治医生的班,这个人傻话多的小伙子给医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医生一见是黄少天,看了看伤势,责怪道,“你说你啊,小伙子,当初不顾自身安危见义勇为,现在又不好好休养,你这身体都不够你这热血霍霍的。”

黄少天尴尬地哈哈笑了几声。

去你妹的人傻话多。

这边医生给他又开了一些外用药,对人傻话多的小伙子身边的男人说话。

“你说说你啊,怎么当的男朋友,也太不称职了,下次看好他,别让他再动这条胳膊了,当然了,那条也不能动。”

喻文州这边没反驳,陪着笑脸应了。

黄少天这边没反应,僵着表情愣了。

怎么了。

你说说怎么了。

你说说这个医院怎么了。

为什么在这里我总会遇见这种带有危险思想的人。

TBC

评论(33)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