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关于喻黄出本一事

大家情人节快乐!!!
都有没有看地方台的春晚哇w

今天,在昴昴的提醒下,我做了一个决定,就是,《室友》出本,正文会完善一些剧情,再写一些《室友》番外加到本子里,大概会公开一部分隐藏一部分,具体还要看能写多少啦
有添加R18内容并单独成册附赠的想法,这样本子本体就全是安全内容的啦~
在发布了可公开的番外后,会再次统计印量,姑娘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如果印量太少可能就真的凉了【本身我就凉了😂】到时候印量不够的话,就,印几本自己玩了嘿嘿

大概就说这么多,感谢还在等待的你♡

喻文州18岁生日快乐♡♡♡

我爱喻黄♡喻黄日快乐

去年抽的明信片已经全部寄出!注意查收~~~
【装在信封里寄的~~不是挂号信可能会寄丢所以希望你们都收到啦,亲亲你们】

从此你桔也是有绑定画手的人了!!!!!
哇咔咔给樱宝举高高!!!!! @樱喵Sakuramiao
她超棒!!!!

列表有没有会画画的愿意画G图的私信我啊~室友本子想送明信片两张,或者当黑白插图也行(因为是赠品所以也希望质量高一点QwQ)~无以为报,只能送一个本子了QwQ

本子我算了一下印调是70本,预算我就按80本算吧,最糟糕的打算是卖不出去就赔到吃土,但靠爱发电无所畏惧hhhhhhh(好吧其实内心深处还是害怕糊墙的!!!)

封面走设计路线,没有人物的,大家都喜欢什么颜色和什么元素?或者好的设计想法√两个封面内封外封,我想努力地迎合各位的要求~

预售就放在临近寒假吧,姑娘们现在要安心学习,预售期打算很长,一个多月吧~乌拉!

我也要安心修文了嘿嘿嘿嘿~

室友完结感言(不知道说啥好就瞎说吧)

7.30到10.20,中间断更了一个月,陆陆续续也总算是把这个文完结了。

6w+,字数真的不多,从一开始心血来潮发的第一章,到后来绞尽脑汁想剧情的每一章,没想到自己坚持了下来。我深知自己文笔不如人,只能努力地在剧情上夺得你们的青睐。刚写这个文的时候,我给我基友看过一章,她对我评价就是——你又开始在写一个详略的大纲了,能不能用真实水平写啊。

我真实水平是啥我自己都不知道……

有很多地方都没有详细描写,可以这么说,流水账风格,一句话一年过去了。我写的东西慢热,就喜欢慢慢地给你们讲,怕有人等不及,我赶紧快马加鞭地往前赶,免不了有bug,说句实话,你让我慢慢琢磨着写,我可能会写到20万字,当然,时间也会拖很久很久了。

不管你们喜不喜欢室友的剧情,反正我是十分欣赏我构思的这个剧情了,满满的都是套路,哈哈哈哈哈哈自恋一下

这个文在lofter给我带来了大概千粉,bcy订阅也差不多快到千了,有这么多人喜欢这个文真是让我十分高兴,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哈哈哈哈哈

关于本子,最近也是十分忙了,各种修文一定要有,肯定要很长时间,出本工序我也得好好研究研究,毕竟一个小白啥也不懂……搞完就放假了也是很有可能的……

关于新坑,《As The Light》,如光,想讲一个实习记者喻和不良少年黄的故事,还是以剧情为主吧,文笔实在不够好了哈哈哈。

但是要注意的是,这个文我不定时更,一个月不更文是常事,有个tag→如光☀️,感兴趣可以订阅一下。

还有个群540059194,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私信我或者去群里说,群里戳我私聊也行~评论区问问题我也会回答~

一路上谢谢你们,爱你们,吧唧吧唧~

那么,再见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大结局)

完结啦~过后会有一些完结后的瞎BB~

“嫁给你啊?”黄少天吸溜吸溜鼻子,他发自内心地想说一句我愿意,但莫名的羞涩让他话到嘴边说不出口,“为什么是我嫁给你。”

喻文州还是保持着单膝跪地,他像是背课文似的把黄少天的那条微博念了出来,末了,他解释道,“‘单膝跪地求婚’,理应是丈夫求妻子,那必然是你嫁给我了。”

“玩这种语言游戏是违规啊。”黄少天离喻文州近了些,语气佯装遗憾,“早知道有这种操作,我就先你一步,娶你好了。”

他弯了弯腰,和跪地昂首的那位对上了眼,后者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两条弯弯的线,问他,“那请问,黄先生,你愿意从此成为喻夫人吗?”

周围偷窥的服务生们痴痴地笑,背景音乐是一首温柔的钢琴曲,似乎哪里的灯光明了又暗,那人却全然不知,眼中再也入不下别的什么。

喻文州。只有喻文州。

他伸出了手,和无数个电视剧场景中的一样,没有对话,没有我愿意,他只是向着他伸出了手。

看着那枚银色的铂金戒指被戴在了中指,拥他入怀时,他附在他耳边,以极轻柔的声音回答了他——我愿意。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我无时无刻都愿意成为你的喻夫人啊。

赶着时间从上海飞回了广州,喻文州又开始忙着张罗着婚礼。

这一切对于黄少天来说都如梦一般,喻文州还告诉他,等过几天他们就去国外领个证——他黄少天和喻文州即将就要成为合法的夫夫了,有本本的!

不仅有本,还会有一群见证者。

黄少天闲时拍了一张照片,他们两手交握,戴在中指上的两枚戒指在阳光的照耀下折着光。

“照得挺好。”喻文州这样点评,倒是让黄少天自恋了好一阵。

“你发一个微博吧。”黄少天欣赏完照片,又开始端详起两个人的手,“你粉丝多,你发。”

喻文州笑了一声,说道,“你确定这张图?评论又要有一大波啃狗粮的了。”

“就这张就这张,省着你的那群小迷妹时时刻刻惦记着你。”

喻文州应了他的话,真把那张照片发了上去,不过忘了@夜雨声烦,意料之中的是评论区的确在大把吃狗粮,意料之外的是有新粉还一脸懵逼,纷纷问是哪位女孩有这等福气。

黄少天自然也是看见了,他气鼓鼓地瞪着屏幕,恨不得顺着网线过去揍他们一顿。

很快,黄少天发现了问题所在,“你怎么没@我啊!”

喻文州实话实说,“忘了。”

他被黄少天要求重新发一条@了他的微博,但没屈服,理由特别正当合理——这都已经很刺激单身狗了,再发一条双重刺激太不仁道了,自然会有粉知道那只手的主人是谁。

黄少天想了想也是,勉勉强强接受了,喻文州却对他提了个意外的要求。

“婚礼你搞一个全程直播吧。”

“开什么玩笑,结婚就几个亲朋好友见证一下算了,也不是盛大隆重,搞直播作甚?”

喻文州没否认他对婚礼的看法,婚礼不会盛大但也不会敷衍,手机在他指尖转了一个圈,他说,“直播一下婚礼,省着你的小迷妹们一直惦记着你。”说完,还一脸无辜地冲着他眨了眨眼睛。

真是“睚眦必报”,黄少天这样想着,乐了。

婚礼来宾不多也不少,黄少天穿着定制的黑西装,在角落里安置了一个手机,手机正是调在直播页面,他扫了一眼,屏幕上刷满了评论。

-天啊!!!我刷出来了什么!!!

-史上最大碗狗粮!!等等!不用给我拿碗了!我跳进去!!

-索夜终于有今天!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游艇就算是我随礼了

黄少天看着看着突然乐了,屏幕上又一串“夜雨笑得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窒息!尖叫!”

有人打破了队形,插了一句“然而他从此就是索克萨尔一个人的啦”,顿时又是一片嘤嘤嘤和祝99。

婚礼要开始了,他也无暇再围观评论,只知道有很多游艇刷了起来。

他被叫到礼堂中央,那里有一个温文尔雅的帅气男人,他身着白西装,一脸宠溺地望向他,眼中是说不尽的柔情。

神父念着早已准备好的词句,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熟悉的钢琴曲在礼堂里回荡着,此时阳光正好,岁月静好。

-你愿意吗?

-我愿意。

END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44)

*下章完结,终于赶完了,好困,晚安

听没听见都无所谓,黄少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自觉地抠了抠了车门上包的皮,喻文州一句“干嘛呢”把他吓了一跳。

“没干嘛。”黄少天回过神,给自己扯了一个理由,“这块皮上有泥点,我弄一弄。”

喻文州昨天刚刷的车,里里外外都清洁了一遍,哪能有什么泥点,但他没揭穿黄少天,点了点头回了一句“辛苦你了”。

回到家以后,喻文州一直坐在床上玩着手机,他忽然用脚碰了一下黄少天的腰,等对方转过头看他时问,“少天,你最近的假期在什么时候?”

“法定假日还得两个月。”黄少天回答他,“最近的假期是下个周末。”

“也行。”喻文州又碰了他一下,示意他可以继续趴在床上玩手机。

下个周末,飞过去再飞回来,两天时间也够了。

周五晚上黄少天下班回来时,喻文州突然给了他一张机票。

明天早上的飞机,飞往上海的。

“干嘛去?”黄少天吃惊,他也没听他提起过去上海旅游的打算,这个计划也太突然了。

“是时候了,就该去了。”

俩人嫌麻烦,只带了一个小小的旅行箱,仅仅塞得下必须品,黄少天不知道喻文州这是抽了什么风,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到上海找到宾馆时已经是中午了,飞机还好,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关键坐地铁太累,黄少天一进房间就扑向了床,发出了十分惬意的叹息,这边正舒服着呢,喻文州在门口对他喊了句“少天,我出去一下,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没等他回话,门就被关上了。

头一回遇到这待遇,黄少天都要怀疑是不是外面有人勾引他家喻文州了,勾得他这么急着出去。

挺幼稚的,但是黄少天控制不住地联想。

喻文州打了个车到外滩,那离宾馆挺远的,打车费用高到令人咋舌,但他等不及,早些去早些准备,早点就能叫他过来开始。

他早就在旋转餐厅订好了位置,最近也不是什么高峰期,为了营造那种氛围,干脆把周围的几桌都包了,免得到时候周围都是人。

订的花也到了,他把那束白玫瑰拿了过来,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十分精致的蓝色绒面盒,藏在了花束正中间。

还特意准备了一些舒缓轻音乐,准备和高档红酒一起完成使命。

他有点激动,期待,又紧张。算好时间后,他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到外滩旋转餐厅来。估摸他到这天也就黑了,到时候江边的灯都亮了,整个城市都亮了,会很美,这种美的环境下最适合做美的事情了。

喻文州嗅了嗅那束白玫瑰,有股淡淡的清香,很舒服的香味,舒服得他放松了下来。

果真等黄少天到这时,天已经黑了。他隐隐觉察出了什么,但不确定。

喻文州坐在椅子上等他,桌子上摆了两只高脚杯,里面装着半杯红酒,在灯光下十分漂亮,放的音乐是舒缓的,但音乐没能使他舒缓下来——总觉得喻文州今天是个干大事的人。

喻文州真的干了大事。

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束白玫瑰,微微屈身,随后从花中取出来了一个反着光的物件。

他一手持花,另一手执着戒指。

缓缓地,坚定地,郑重地单膝跪地。

他开口了。

“黄少天,嫁给我吧。”

许是背景音乐太过于煽情,黄少天竟湿了眼眶。

他似乎想起来了。

@索克萨尔V:如他所愿//@夜雨声烦V:在上海外滩的旋转餐厅,听着音乐,喝着红酒,突然送给她一束她最喜欢的花,另一手执着戒指,单膝跪地求婚。//@鸾辂音尘V:你心中的求婚场景是什么?

还有那么一天,他曾经问过。

-你喜欢什么花?

-白玫瑰吧。

TBC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43)

*完结倒计时~

毕业找工作这一步来的很快,喻文州倒是不用愁,他早就和一家工作室签约了,而黄少天的打算是当个音乐老师,和喻文州说起后,喻文州表示全力支持。

黄少天的专业课学得挺好,就是没继续考研,找了一个音乐学院当音乐老师。喻文州有空时就会去,看见黄少天被一群粉嫩嫩的孩子们围在中间,阳光打进教室里,照在他的脸上,笑得温柔。

接他下班时一路红灯,挺无奈的,喻文州拉了手刹,半趴在方向盘上看着黄少天。

“少天,我们回一趟家吧。”

“这不就是回家?”黄少天一脸懵逼。

“回我妈家,带你去见见我父母。”

“公……公开?”黄少天说话都结巴了,他印象中的见家长就等同于订婚了,“别……太快了,我有点怂,你爸妈知道你跟一个男的在一起他们不得打死我。”

“没。”喻文州笑了,“我早就跟他们讲了,我妈最近挺想见见你本人,她说照片上看着挺帅的,怕什么,我爸妈都是挺温柔的文化人,早晚都是要见的。”

“嗯。”

没想到喻文州这边早就公开出柜了,自己那边还没敢和爸妈说,他想了想,反正余生也就赖在喻文州怀里了,他爸妈万一不同意,把他撵了出来,也有一个家收留他。

很干脆的,黄少天当晚就给爸妈打了一个电话,意料之外的是,他爸妈看他老大不小还没个对象,心里早就急得不行,再听说喻文州还是个相貌堂堂的理工高材生,巴不得赶紧把儿子送出去。

黄爸妈也承认,“传宗接代这一类事情,我们也考虑过,不过还是看你的选择,现在试管婴儿也十分普遍了,想要孩子那天就去做一个吧,其实就算是领养一个孩子,我们也不会说什么。”

两家人都同意了,干脆一大家子一起见个面,双方父母也好交流交流。

见家长这个事情,喻文州也是紧张的,黄少天比他还紧张,一大早站在穿衣镜前不停地捣鼓头发,临走时起码检查了四遍领带是否整齐。

喻文州靠近他,抵了一下他的额头,安慰道,“吃个饭而已,反正以后也是一家人了。”

黄少天轻轻地搂上了他的腰,只是问,“你真的决定了吗?”

“嗯?”

“以后就这么一直在一起了。”他说,“你别反悔。”

“你也别反悔。”

双方父母都很喜欢对方,两家相谈甚欢,险些就要当场订婚。

“结婚吗?”饭局结束后,黄少天问喻文州。

“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国内不能结婚,真烦,要不我们就直接去领证得了。”黄少天靠在副驾驶座上,喃喃道,“其实不结婚也行,就是一个证而已,你要是哪天反悔了要离开我我就闹,哼,闹到你回来哭着嫁我。”

他说的声音小,车内还放着歌,喻文州没接话,他也不知道对方是否听见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