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31)

突然高产,明早早起,评论白天回复~

“我来了。”

喻文州的声音有点轻,黄少天没听见,不过看嘴型他能分辨出来他在说什么。

黄少天在人堆外缘坐了下来,一脸茫然地放空自我。

喻文州想起身,却被不知道哪只手拉了衣角,大家伙吵着嚷着要他唱歌,不唱就喝酒。

他挺烦这些起哄的人,真的,有一瞬间都想打他们几拳,然后赶紧来到黄少天身边,拿回钥匙,领着黄少天回家。

这只是想想罢了,在喻文州拒绝了第六次后,黄少天凑了过来。

方枕还在他怀里,越过隔着坐的三个人,黄少天歪着脑袋看着喻文州,表情十分平静,就是眼神能看出来挺迷离。

就这样和他四目相对好一会,喻文州产生了一种错觉,黄少天像是在等着什么,他甚至想伸出手摸摸少天的头。

“你唱歌了吗?”黄少天歪着头问他。

“……没。”

“那你怎么不喝酒?”

“我开车来的,不能喝。”

“他们都想让你唱歌,你为什么不唱啊?”

喻文州被噎了一下,就算周围就是“他们”,也是实话实说,“没兴致。”

“为什么啊,你是不是唱歌不好听啊?”

“还行,没到不好听的程度。”

“那到底为什么啊,可我……我想听。”问不出来原因,黄少天急了,怀里的方枕都被捏变形了。

黄少天的这个反应十分可爱,让喻文州意外的是他想听他唱歌。

“真想听?”他问。

黄少天没说话,也没点头,而是啪啪啪鼓起了掌。

行吧。只是他想听而已。

喻文州拿过一个麦克风,喂喂两声试了试麦,在一群“黄少你牛逼啊!我们半天都没说动他!”、“黄少出马一个顶百!”的呼声中去点歌了。

手指划过触摸屏时,不小心点到了《小幸运》。这歌也挺合适的,喻文州坐在台上的高凳上,遇见他的确是自己的一点小幸运。

前奏一起来,包厢里还有人说着胡话,喻文州一开口,整个包厢都安静了下来。

“与你相遇,好幸运。”

太他妈的好听了。

这个声色,这个声线,这个感觉,黄少天再熟悉不过了,可面前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到现在也没想起来,更别提突然想到的另一号人物了。

一曲终了,各位还没缓过劲来,谁带头鼓起了掌,一声更比一声高,黄少天更夸张,直接把方枕扔到一旁,站起来就是一通啪啪啪鼓掌。

喝醉后的黄少天让喻文州哭笑不得,他站起身,往前迈了一步,向着黄少天招招手。后者没动,他又招了几下,眼里盛着满满的都是温柔的笑。

看见他的眼神,陷了进去,着了魔。

黄少天踉踉跄跄地迈了一步,脚下被啤酒瓶子绊了,重心不稳,往前倾倒,喻文州赶紧又上前一步,接住了黄少天。

这个男人的怀里特别暖和。黄少天干脆借机搂住了喻文州的后背,往他身上拱了拱,调到舒服的角度,搂着喻文州不撒手。

挺无奈的,喻文州这次真的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丝特别软,手感很好,他揉了几下,顺势也抱住黄少天的后背,姿势上像是把黄少天整个人圈在怀里。

喻文州附在黄少天耳边轻声说,“少天,我来拿钥匙了,我们回家吗。”

半分钟也没有得到回答,喻文州默认他是同意了,费尽一番波折从包厢出来后结了账,喻文州搀扶着他缓慢前行。

黄少天真的喝得太多了,走路都费劲,喻文州还以为自己搂着的是个酒罐子。

在去停车场的路上,沉默已久的黄少天开了口。

“索……嗝……索克萨尔,是你吗?”

被黄少天叫索克萨尔,喻文州还愣了一下,随即低声应了声“嗯。”

得到肯定答案的黄少天振奋了一下,几声含糊不清的“男神”、“真好看啊”从他嘴里溢出,黄少天还要说什么,“你”字刚出口就又没了响动。

黄少天在后座,地方大,还方便喻文州用车内后视镜查看。

一路上都很安静,黄少天多半是睡着了。

在一个交通岗等交通灯的时候,喻文州准备掏出手机,这时,车后座有了响动。

“喻文州……”那人喊他。

“嗯。”喻文州条件反射地应了,赶忙回过头。

“……你……在吗?”黄少天的声音越来越小,说话越来越模糊,喻文州勉勉强强才分辨出来他说的是什么。

“在,我在。”他回答。

可黄少天没理他,至始至终,他都是熟睡状态。

TBC

评论(25)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