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22)

*我可是抛弃了暑假乐园来写的文

黄少天偏了偏身子,确保自己打着石膏的胳膊没有出现在屏幕里,然后和粉丝唠起嗑来。

起初喻文州是用的照相,偶尔抓拍几张黄少天的侧影,通过手机五点五寸的屏幕观赏着黄少天的现场直播,后来干脆调成了摄像,一有精彩的地方就按下录制键。

也不能一直聊天,这时的黄少天化身成了段子手大王,一个个事先准备好的或者临场发挥的段子脱口而出,屏幕飞满了“23333”和“hhhhh”。

喻文州这边录了好几条视频,他靠在墙上,把腿蜷了起来,好几次都差点被黄少天逗笑,现在还是硬生生地憋着笑,眼睛却紧盯着手机屏。明明真人就在眼前,却还要通过手机看,喻文州自己想想都好笑。

思想飘忽的时候,黄少天的段子飘进他的耳朵里,传到大脑神经中枢指挥他的行为,一不留神笑出了声。

传到黄少天耳朵里的是有一点低沉的笑,反正很好听。

不仅仅是黄少天听见了,网线另一端的众多粉丝也都听见了。屏幕一下子从各种字符变成“夜雨你的卧室居然有男人!”,“夜雨金屋藏娇哇!”,“我已经脑补出三万字小黄文了!”……

黄少天低声骂了一句脏话,引得喻文州抬头看他,四目相对后,黄少天闪开目光,赶紧解释道,“停停停停!我室友而已!只不过是在我屋子里待一会!等会儿就走了,你们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哇!”

说完后,刷上来的一条评论更是让他吐血——“那你室友是在床上吧!是不是同床!原来你们的同居是这样的!”

“说了是在这待一会就走了。”黄少天的语气又开始变得不妙,前几次粉丝八卦他和索克萨尔的事情时就是这个态度。老粉纷纷闭嘴,新粉见气氛不对,也跟着闭嘴。

这时喻文州收起手机,黄少天伸着脖子心虚地瞄了他一眼,发现对方在闭目养神,黄少天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换了其他直播内容。

喻文州不知道黄少天是什么时候直播完的,学校的事情和专辑的筹备售卖都是很头疼的事情,这些天一直没有休息好,不小心靠着墙睡着了,醒来还是被黄少天摇醒的。

他睁开还停留在睡眼朦胧阶段的双眼,上来就是黄少天面部的一个特写,突然的睁眼也把黄少天吓了一跳,后者佯装受到惊吓,动作浮夸地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脏。

黄少天一脸慈爱,“别靠着墙睡啊,凉。困了就躺着睡,地方够用。”

“直播完了?”他问他,伸了伸发麻的腿,直接爬到床中央,“你平时睡哪边?”

“睡中间。”

“……里边还是外边。”

黄少天右手骨折,侧躺时不能压到,怕面对面尴尬,他果断选择外面。喻文州闻言慢吞吞地爬到内侧,双手环着膝盖,歪着头坐在床上看他,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啥好看的,半晌,喻文州问,“有枕头和薄毯吗?”

这个天气只适合盖薄毯,不盖会冷,盖多了会热。

黄少天明明记得自己有两个毯子,可是在柜子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另一个,一脸懵逼地自言自语,“奇了怪了,毯子怎么能没了。”

“我记得你曾经给我盖过一个毯子,你没跟我要,我也一直都没想起来给你,你是不是要找那个?”

黄少天唯二的薄毯就这样被关在了那扇打不开的门里。

“没关系,做人要乐观,我们起码还有两个枕头。”

可薄毯的事情让他们陷入了沉思——黄少天是主,不给客人毯子说不过去,但是不盖还会冷,沉思半天,黄少天想出一个好对策——两个人盖一张毯子。

喻文州点头同意,毯子被横着铺盖,以床的正中央为对称轴平分,两个人都是搭个边,谁一转身一活动,毯子就会脱离身躯的那种距离。

还是有着更高智商的工科男给出了解决方案,“这样等于谁都没盖,你往这边窜点。”

事实就摆在眼前,黄少天听从喻文州的指挥,捞着枕头往中间窜了窜,靠近了喻文州一些,试了试,毯子留出了翻身的余地。

“睡吧。”黄少天也是困了,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和喻文州说了句晚安,再没了声音。

见黄少天渐入梦乡,喻文州也拽着枕头往中间窜了窜,这时两个人还是以床正中央为对称轴对称分布,距离却变得只有一个半手掌大小,毯子再也不怕不够长。

黑暗的房间里,喻文州伸出手,也没继续碰触什么东西,停了半天缩了回来,伴着黄少天均匀的呼吸声心满意足地入睡。

TBC

评论(21)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