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36)

*这章还没甜,以后就好了!

我还是很想回去见见他。

盛在塑料杯子里的芒果冰沙被服务员扣上盖子,连带着吸管递给黄少天,他把手机放到口袋里,空出手接过杯子,道了句谢谢。

学校这里卖的冰沙挺细,里面掺的碎冰也恰到好处,不会太甜也不会无味。黄少天吸了一大口,凉得他打了一个激灵。

今天是搬出来的第四天,赶上了双休日。在学校里闲逛的黄少天产生了一种回去看看喻文州的想法,并且十分强烈。

想见到喻文州,立刻,马上。

黄少天后悔了,他不该那样惊慌失措地逃避,或许他真的也有那么一点喜欢喻文州的,或许他可以试一试的。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喻文州的眼神还留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冰沙还剩了一少半,他晃了晃杯子,寻了一个垃圾箱扔了进去,低头的时候看见地上躺了一个小石头,他猛地踢了一脚,石头轱辘到马路牙子边,停了下来。

去你妈的后悔!

老子就是一个喜欢喻文州的直男怎么了?!

老子现在就去和他说“巧了,喻文州,我黄少天也喜欢你”。

黄少天直接打了一个车到公寓,站在楼下的时候那一股气焰被浇了一半——万一对方那天被他伤了心,回他一句“对不起,但是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你了”怎么办?

想那么多!黄少天又狠狠踢了一下水泥墙,别怂,就是上。

等来到公寓门口的时候,黄少天想起自己早就没有了公寓钥匙。

他掀开门口地毯一角,伸手摸了摸,却什么都没摸到,不死心地,他干脆把地毯整个拿起来。

他们原来藏在这里的那把备用钥匙不见了。

黄少天剩了一半的火彻底被浇灭了,他就这么举着地毯愣在门外。

所以备用钥匙又藏在别处了吗?一个他不知道的另一个地方。

一分钟,两分钟,或者是五分钟,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就这么愣了多长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哎呦!小伙子!你在门口干嘛呢!这是我家的地毯,快点放下放下!”电梯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看见家门口蹲着一个奇怪的陌生人,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跑过来查看。

这个奇怪的人是个帅小伙,看着不像小偷,中年妇女松了一口气,语气也放缓了,唤道,“小伙,小伙,你干嘛呢。”

黄少天回过神来,他也被自己的举止吓了一跳,更让他吃惊的是这个中年妇女所言。

“阿姨,你,你刚才说这是……?”黄少天抬头确定了一下门牌号,“……是你家?可我朋友住在这的……”

“那还有假?小伙子不会是走错了吧?”中年妇女的表情更柔和了,还有点“关爱智障儿童”的感觉。

“没有。”黄少天坚定地回答,他在这住了这么久,能走错屋子吗?“不会是阿姨您走错了吧?”

中年妇女摇了摇头,从兜子里掏出钥匙,插进锁孔里,轻轻一转,门开了。

“虽然还没住几天,但是走错屋子这种低级的错误是不会发生的,看,门开了。”

“没住几天?”黄少天声音骤然升高,语速也快了起来,“那之前的那个住户呢?”

“搬走了啊,三天前就搬走了,正好那天下午我搬来的,我们还打了个照面,是不是一个挺温文尔雅的小伙子?”

搬……搬走了?

自己搬走的第二天喻文州就搬走了?

黄少天想回答一句“是”,可是他说不出来话,一种浓重的悲伤如潮涌来,他怕他一开口眼泪就不争气地跟着下来。

不记得是怎么离开公寓的,黄少天沿着马路边漫无目的地走着。

喻文州居然搬出去了。这是不是另一种拒绝他的表示,就和他拒绝了他一样。

黄少天连最后打电话给他的勇气都没有了。

那就这样吧。

喻文州,一个直男唯一喜欢的一个男人,再见吧。

他站在立交桥上,望着下面的车来车往,这样想着。

TBC

评论(29)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