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33)

*十一假期期间我就随意时间更啦,写完就更~定时更新是从8号以后开始~
给从此以后的更新搞了个单独tag!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会错过更新啦!

“不过……”

黄少天的这个拖长音很吊人胃口,喻文州挑眉,配合着问,“不过什么?”

“不过我梦见你了。”

喻文州这还是头一回出现在别人的梦里,他饶有兴趣地问,“梦见什么了,说来听听?”

“梦见你去我那取钥匙的时候唱歌了,唱着唱着就变成了索克萨尔,后来的记不清,头疼醒了。”黄少天这样理解,“我对索克萨尔的执念太深了,连做梦都要带上他。”

“这么说来你对我的也不浅。”喻文州又抱起了这一团被,转过身开门,空出来一只手冲他挥了挥,“还早着,你多睡会,等会我给你拿温开水喝。”

黄少天也是听话,缩回被子里,还掖了掖被角,闭上眼睛再睡会,可一闭上眼睛就能想起来昨天晚上模模糊糊断断续续的梦,注意力一集中又睡不着了,只好翻个身子当自己闭目养神。

昨晚梦里的索克萨尔看不清脸,但歌声一如既往地好听,唱着唱着,索克萨尔变成了喻文州,过一会喻文州的面容又模糊了,看来是又变回了索克萨尔,两个人变来变去,最后黄少天傻傻分不清楚,还傻乎乎地梦中男神说,“你真好看,好像,好像喻文州啊。”

侧卧着闭目养神的黄少天低低笑了,笑过之后才有所发觉。

太傻了。连个梦都能乐上半天。

思维已经像脱了僵的野马于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狂奔,黄少天竟是又想到了喻文州在他卧室打地铺这一事。

喻文州在他卧室里住过好几夜了,他却连喻文州的卧室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这太不公平了,有失公允。

一种“我要去看看喻文州卧室什么样子”的想法呼之欲出,黄少天敢想敢做,翻个身爬起来,也不顾自己是宿醉,趿拉着拖鞋蹭到厨房,喻文州这时正在煎蛋,平底锅里的油滋啦滋啦乱叫,黄少天给自己倒了杯温开水,在玻璃门外稍微等了一会。

鸡蛋煎好后,喻文州挑了一个爱心形状的模子,把蛋切成心形,在盘子上摆整齐,端详了半天,满意后把门拉开一条缝,透过缝问,“起来了?不多睡会?”

黄少天满脑袋想的都是“正事”,无心回答这些没有价值的问答,脑子转的也快,进入房间的理由早就琢磨好了。

“文州,今晚能不能借我用一下你的电脑?”

喻文州把门缝拉得更大些,身子往门缝靠了靠,“什么?油烟机声大,我没听清。”

“我说,我电脑出了点问题,今天晚上的直播能不能先借你电脑用用?”

“行啊。”喻文州特别爽快,搞得黄少天准备好的很多说辞都没了用途。

他收拾好厨房,把早餐整齐地摆在桌子上,随后走到黄少天的面前,帮他理了理额头前的刘海,笑,“你要是不再睡会,就先洗漱了,完事过来吃早饭。”

这个不正常也不反常的小动作让黄少天老脸一红——这个喻文州……最近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过分到……黄少天要怀疑对方是不是对他有什么想法,还有再这样下去……自己很快就要脱离直男大队,对他产生什么奇怪的想法。

别再想了!

黄少天灰溜溜地钻进卫生间,往脸上泼了一大捧凉水。

喻文州的手还停在半空,他收了回来,端详了好一会儿。

很好,瘦长、骨骼分明,是只好看的手。

喻文州小小地自恋了一下,把那只手放在胸口。

还是只摸了被他亲吻过的黄少天额头刘海的手。

TBC

评论(29)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