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32)

黄少天整个人挂在喻文州的身上,挺沉的,后者走起来有点吃力。

公寓钥匙就放在黄少天的裤兜里,喻文州空出一只手掏钥匙,胳膊往后一怼,碰到了迷迷瞪瞪的黄少天,还十分不舒服地哼唧了几声,搂紧喻文州的肩膀,头往他另一边的肩头靠了靠,找了个舒服的角度继续睡了过去。

喻文州开了门,只得把他连搂带抱地整进屋子里,黄少天的钥匙串上只有两把钥匙,大的是公寓钥匙,小的应该就是房间钥匙,正好,省的麻烦了。

喝醉的黄少天特别老实,不吵不闹,不疯不吐,跟平时睡着了没差,就是叫不醒。喻文州没辙了,手动给他喂了解酒药,盖了被子,也怕有什么突发情况,或是他喝了这么多酒以后不舒服,喻文州抱了床被子,在地板上打地铺。

正人君子是不会趁机爬上暗恋对象的床的。

喻文州在他床边坐了好一会,盯着黄少天的眼睛鼻子嘴,还有被头发盖住一半的英气眉毛。

真好看啊。

喻文州莫名想到了今晚黄少天说的话——“真好看啊。”

鬼使神差的,喻文州直起了身,他慢慢地,慢慢地靠近那个帅气的少年,在他额头碎发上轻轻落下一吻。

轻轻的。

罢了,抿着嘴笑了,有点像偷吃了糖的小孩子,悄悄地把灯关掉,转进被窝里。

正人君子偷偷亲了暗恋对象一口。

因为他太喜欢他了。

黄少天是不会这么早就起床的,但是他太难受了,头疼,特别疼,分分钟炸掉。

或许这都不算什么,揉着脑袋从床上爬起却发现卧室地板上还睡着自己的室友时更头疼。

喻文州还没有醒。

“……喻文州,喻文州。”黄少天喊,“文州文州文州文……醒了?”

喻文州揉揉眼,应道,“嗯,醒了。”

“你怎么在这睡?又忘记带卧室钥匙了?”

喻文州把被子叠整齐,摇了摇头,反过来问他,“你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昨天晚上……我……出去喝酒了啊,哦!我知道了,是不是我又喝多了?”

喻文州把被子放到一边,起身走向黄少天,他站起来自然是要比坐着的黄少天高出来一大截的,后者只好昂起头瞅他。

“是喝多了,昨晚我给你吃了解酒药,现在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头疼,身子疼,哪都疼,难受。”黄少天动作夸张,表情丰富,真看不出来是真是假,“昨天我怎么回家的?晚上我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我一喝多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己在干什么干了什么一点都不知道,没出糗就行。”

喻文州笑答,“和正常时一样,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我特意去接你回来的。”

“瞎说。”黄少天突然笑起来,“我记起来了,你是要找我取钥匙来着。”

“还有别的吗?”喻文州紧接着问,“昨晚其他的,关于我的记忆。”

这个问题有点奇怪,在黄少天这里莫名其妙的,他愣了愣,“没……没了。”

TBC

评论(9)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