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30)

黄少天挂断了电话,推开卫生间门,重新踏入这个嘈杂的环境中时还不适应地眼花了一下。

先前的那个角落里已经有人了,可能是一对情侣,在黑暗中搂搂抱抱又亲亲的。黄少天犹豫了一下,拐了个弯,重新坐回包厢中心的大沙发上,不过这次他悄悄地坐在了沙发扶手边。

医院里的那个小姑娘八成是提前走了,他扫了几眼没看见,倒是和不远处的秀姐对视了。秀姐嘴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举着杯子优雅地走了过来。

黄少天心中大叫不好,这架势是秀姐想好好地和他喝一局——表演系的秀姐能喝,这是公认的。

“来,我们姐弟俩喝一杯?”

黄少天一听这开场白,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慌道,“别了别了,我今天喝的够多了,再多喝一口肯定要醉,等会我朋友还有点事来找我,好歹留点面子吧,醉的得个傻子似的多不好,姐你说是不是,嗝,让人家笑话。”

秀姐不强求他,但黄少天心里明白,形式上的东西一定要有。于是他拿过一个空杯子,扫了眼茶几,上面东倒西歪的各种空瓶子,在茶几边缘还立着一个500ml的雪碧瓶子,里面的雪碧剩了一半。

黄少天给自己倒了一杯雪碧,不好意思地冲秀姐笑了笑,慢悠悠地举起酒杯。秀姐也挺无奈的,举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

雪碧嘛,一口干。

迟钝总是会让人的思维慢半拍,从而导致动作慢一拍。

比如干了这杯雪碧后被辣出眼泪的黄少天。

是哪个王八蛋用雪碧瓶子装白酒?!

反正这是酒劲上来前黄少天脑子里想的唯一一个问题。

喻文州根据黄少天发来的位置信息找到了这家KTV,但是黄少天并没给他房间号。五个电话打了过去,一直都是无人接听,喻文州有点郁闷——之前就是这样,打了好几个才接的。他干脆找到前台,想试着询问一下。

今天来唱歌的人很多,前台也不知道喻文州具体想要找哪伙,喻文州推算了一下,应该是人多还都是小年轻的包厢吧。

黄少天那群小年轻,吵吵闹闹的,前台印象深刻,很快报给喻文州房间号,服务员还贴心地为他引路。

道过谢以后,喻文州推开了包厢门,一股酒味扑面而来,好在这时还没人K歌,他的推门而入引起了少部分还清醒的人的注意。

喻文州对着离门口最近的女生尴尬地笑了笑,女生手里拿着麦克风,估计是没选好要唱什么歌。

“帅哥,迟到了啊,他们都喝得差不多了。”女生把麦克风往旁边移了移,笑的时候还露出来两个梨窝。

喻文州站在门口,也不进去,对着女生说,“你好,我找黄少天。”

女生特别热情,加上喻文州的帅哥效应,女生一个劲地冲他招手,“黄少在里面了,来来来,虽然没见过你,但来的都是朋友,不用害羞,进来玩。”

喻文州还是杵在门口,说,“不用了,我找黄少天有点事,麻烦你帮我叫一下他,谢谢了。”

也是觉得无趣,女生打开麦克风,大喊一句“黄少!有个帅哥找你!”

麦克风的作用效果十分显著,这下可算是都注意到了喻文州的存在。

男孩子们太过热情,以为喻文州也是某个受邀来玩的朋友,呼啦一下子来了一群人,晃晃悠悠地扯着喻文州不放。

“哥们来了怎么不进来,别见外,都是朋友!”

“黄少的朋友就是我朋友!来来来,喝酒!”

“唱歌吗,那个谁,把麦拿来!”

“……”

喻文州一个接一个的拒绝,灯光太暗,他还没找到黄少天在哪,就被拉在沙发上可劲招呼着。

“黄少,有人找你。”不知道是哪位摇了摇黄少天,这个抱着方枕不放的男人睁开了眼,分外安静地看着面前的朋友,也不吱声,早就习惯了话唠的黄少天,这个状态吓得朋友以为自己精神恍惚了,赶紧加了一句,“在那边了,那些人起哄说不喝酒就唱歌。”

黄少天还是紧紧地抱着方枕,晃晃悠悠地走向人堆,他们在吵闹,但是他一句话都听不清。

喝醉的人总以为自己没醉。

黄少天可算是看清被围在中心的那个帅哥了,这人他好像认识,但他不知道这是谁,叫什么来着也记不得了。

帅哥看见他了,还对着他笑了。

帅哥笑起来特别温柔。

黄少天看愣了,脑子早就不是自己的了,说了什么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你……你来了。”

TBC

评论(28)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