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29)

抱歉,久等了

“是我是我,朋友拉我来玩的,太巧了,这都能遇见,我还以为不会再有机会和你询问一下你和你男朋友的后续了。”

小姑娘话音刚落,黄少天就赏给他一记眼刀,脸上挂了明晃晃的三个字——“你闭嘴”。

还没来得及再赠送给小姑娘一个大白眼,黄少天左胳膊就被从沙发后面冒出来的人拉了一下,踉踉跄跄地扯到沙发边,一群男男女女拎着酒瓶围了上来,吓得他以为这是要干仗。

小姑娘又撇了撇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也跟着凑了过去,半跪在沙发上张望。

人群中有个女人,化的妆挺妖娆的,穿了一身紧身黑色一字肩小礼服,本身就不矮,还穿了一双细跟高跟鞋,几乎要和那些男的一样高。

“黄少。”女人接过了不知道是从哪里递来的杯子,另一边有人开了一瓶啤酒,吵吵嚷嚷地要满上,啤酒沫涌了出来,流了一手,但她没怎么在意,另一只手虚虚掩着,送到黄少天面前,灯光下略显妖艳的脸上露出的是真心实意的笑,“恭喜康复,这么多天没看见你,我们还都挺想你的。”

黄少天礼貌地接过酒杯,示意性喝了一口,不知道哪位大哥喊了一句“黄少,这就不够意思了啊,好歹一口干了!秀姐,你说是不是!”

被唤为秀姐的女人笑着点点头,给自己也满上一杯,跟黄少天碰了个杯。黄少天也不好意思拒绝,索性在众人的起哄下一口干。

事实证明,黄少天真的不适合一口干,啤酒沿着嘴角流到了衣领,起码流了四分之一。这时他居然还能想着我还是喜欢和喻文州那样边聊边喝。

怎么连喝酒都能想到喻文州?

没想出个所以然,就被另一杯敬酒打断了。

你一杯我一杯,吵吵闹闹中已经开了好几扎酒。那些来敬酒的人里啊,有的是真的有交情,关系够好,有的没说过几句话,过来搭个关系,还有的就是凑热闹,聊了几句就给你添酒,也不全都是一口干那么简单粗暴,但黄少天感觉自己喝了挺多的,肚子有点胀,胀得难受。

“黄少,以后注意点安全啊,这段时间没来学校,我们上课都没意思了,你可得赶紧回来。”这个人大概是自己班的同学,但是哪一个呢?黄少天半天没想起来这人的名字,恍恍惚惚的,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反应迟钝。

有点喝多了。

不过还没到醉的程度。

黄少天挤出来一个微笑,道了句谢谢,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想去趟卫生间。

晃晃悠悠地上了厕所,他洗了洗手,看看镜子里酒精作用下面色潮红的自己,又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

胃有一丝丝难受,没到吐的程度。

大家都玩得挺开心,有的人喝多后,简直和群魔乱舞一样。黄少天没回到人堆里,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他闭上了眼睛,有人在唱歌,很显然带着醉酒后的嘶喊。太吵了。

有点困。

黄少天的眼皮沉了,兜子里有什么东西振动了起来,他懒得理,懒得去想是什么。

振动停了下来,过了几秒,又开始了。

黄少天摸了摸口袋,发现这是自己的手机啊。这是有人给他打了电话,一个接一个的。

“喂。”那边的嘶喊还在继续,他听不清手机里传来的话语,只好晃晃悠悠地摸到KTV里的小卫生间,隔音还好,相对外面安静了很多。

喻文州靠在公寓防盗门外,一只手跟着手机听筒里传来的滴滴声有序地打着节拍,40秒的等待结束后就自动重播,这带着嘈杂背景音乐的“喂”传来时,他还吓了一跳。

“喂。是我,喻文州。”喻文州把手机换到另一个手里,“你在哪了,这么吵。”

“KTV。”听见喻文州声音的那一刻,黄少天的身心都是十分愉悦的,他觉得喻文州的声音真的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甚至比的过男神索克萨尔,也许只是因为刚刚的那些嘶吼太不堪入耳了。

“我钥匙落在屋子里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什么时候回去呢?可能等会还要再跟他们喝一会吧?虽然思维迟钝一点,但是他还没醉得不省人事。

“可能……要很晚……嗝。”

喻文州按亮屏幕,看了眼时间,都已经快十点钟了,估计黄少天这个架势一时半会是回不来。

“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还是去你那取钥匙吧。”

TBC

评论(26)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