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28)

你们爱的小姑娘又来啦~

最喜欢的花是白玫瑰,喻文州默默在心底记下了,控制不住地幻想着俗气的求婚场景配上不洋气的花,还有两个大老爷们,有点逗。

黄少天在家闷了三个月,课程落了一堆不说,和朋友们的交情都好像随着三个月的流逝淡了——骨折之初还总有人来看望他,一个月后干脆无人问津。都不是小孩子,这社会上的人际交往谁都明白,谁也不想失去了这些现在的朋友未来的资源,放出自己康复的消息后又有一堆人围了上来。

有人提议得好好为黄少康复庆祝一番,闷到长毛的黄少天疯狂点头赞同,十几个人一协商,一致同意先去喝酒吃饭,喝完去歌厅嗨起来。

又是这种低俗的活动,黄少天嘴上同意心里吐槽——太没创意了,想了想,也实在想不出现在有什么有新意的活动,无非就是吃饭唱歌出去浪。

-定在明天晚上八点吧。

规划好行程的黄少天葛优躺在沙发上,胳膊不小心按到了遥控器上,电视里开始吱吱呀呀地唱着戏,声挺大的。

黄梅戏的吚吚哑哑勾起了黄少天的回忆,他还小的时候,戏迷奶奶就教过他唱戏,那时啥也不懂,就觉得戏挺热闹的,也跟着吚吚哑哑地照葫芦画瓢,这无疑是他的音乐启蒙,但没能培养成一代戏子,越长大越觉得流行歌曲才是自己的理想,也如愿进了音乐学校流行歌曲专业,想想,很久没去探望奶奶了呢。

“呦,听戏啊,看不出来好这口。”喻文州的声音突然插入,和黄梅戏有点格格不入。

正在感慨万千的黄少天被拉回现实,打了一个激灵,遥控器再次躺枪,频道连着换了好几个最终停在家庭影院。

-“啊~亲爱的,别动,你带安全套了吗?”

一下子从黄梅戏切成电影sex剧情,喻文州没控制住自己噗嗤一声笑出来,“原来你是好这口啊。”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黄少天微微挺身,抽出遥控器,恶狠狠地按下换台键,还不忘翻了一个大白眼,“现在电视台都可以开黄车了?”

“不能开,顶多是拉灯喘两声,电视台还没那么开放,你要是想看黄片就得去找资源。”

“谁说我要看的……无fuck可说。”播了一圈也没看到有好节目,黄少天干脆把电视关了,慵懒地完全躺在沙发上。

喻文州顺手帮他把机顶盒的开关闭了,想到刚刚的sex电影,他明天也有一场电影要去看。

“明天晚上我要去看电影。”喻文州说。

“我没空,明天晚上要出去浪。”

“没说要跟你去。”喻文州折返回来,一根铅笔在五指间灵活地转来转去,“我陪朋友看。”

“哦。”你看看!又尴尬了!又自作多情了!黄少天一张冷漠脸,心里哭泣到变形。

第二天晚上,喻文州先出的门,黄少天一直等到出发时间才走,约定地点在某酒店包间,来吃饭的人确实不多,但是随后唱歌就都准备拖家带口拉朋友的。

酒还没过三巡,战场就转移到了某某KTV。

包厢挺大的,足够三十几个人入座,各位纷纷拿出手机呼朋唤友,这种玩的时候,人多才热闹。

黄少天坐在包厢沙发上,身为主角,肯定是要先唱一首为敬,大伙都是音乐学院的,水平不高也不低,不用谦虚也不用胆怯,受邀的主角托人点了首《演员》,唱起来倒是挺有那个意思的。

一曲罢了,黄少天特别实在地收下了他人的称赞,一点都不自谦一下。陆陆续续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包厢,有的眼熟,有的根本就没见过,黄少天人帅话还多,不一会就和那些女孩子们打成一片。

聊尽兴了,自然喝上几瓶,黄少天举着酒瓶想要来一次一饮而尽耍个帅,突然觉得沙发微微下沉,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看身边坐下的是哪位。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黄少天还以为是自己转头的方式错了。

“又见面了啊,小天哥。”身边的人双手撑住沙发边缘,化了淡妆,扎着松松的麻花辫,歪着头冲他笑,都快笑成一朵太阳花了。

“卧槽……你是……医院里的小姑娘。”

TBC

评论(35)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