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21)

*发粮了,记得今天准备一个大点的碗来(划)

有了限量典藏版的专辑后,黄少天心情十分愉悦,他准备给喻文州做一桌丰盛的菜,以表达自己内心无尽的感激之情。

喻文州从学校回来,一进家门就闻到了一股白斩鸡的味道,再定睛一看,黄少天板板正正地坐在椅子上,餐桌上满满当当地摆着各式菜肴,餐桌的最中央赫然是一盘白斩鸡。

喻文州的心底突然涌现一种工作一天后自己的小媳妇在家等他的幸福感,幸福感表现在了脸上,他笑眯眯地问,“今天的菜怎么这么丰盛。”

见喻文州笑了,黄少天一脸骄傲,道,“当然是感激你啊!简直就是我的大恩人!大恩不言谢,今天还是吃点好的吧,你看看我特意给你做的白斩鸡!快来快来,你要是晚点回来菜都凉了,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也没回卧室,喻文州把东西放在沙发上,洗了手径直走向餐桌。他首先夹了一口白斩鸡,边点头边称赞,“好吃,有心了。”

“好吃吧,我就说虽然平时做饭少但是我手艺还是不错的,喜欢吗,喜欢的话以后还做给你吃。”

喻文州快速捕捉到话中的重点,笑得更灿烂,简直跟太阳花见了太阳似的,“你说的。”

“我说的。”黄少天拍着胸脯保证。

心情颇好的二人从冰箱里取出几瓶冰啤酒,边吃边喝,还畅谈人生。

等酒过三巡,黄少天把杯子往旁边挪了挪,直摆手,把手都晃出幻影了,“不行了,再喝我就能喝高,我跟你说我酒量可没你好,我喝多了自己会干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喻文州把酒瓶收起来,给自己续上一杯,看着黄少天一手撑着头盯着他看,也不强求黄少天,一杯酒一饮而下,喻文州还收拾了餐桌洗了饭碗。

“喻文州啊。”黄少天叫他。

“怎么了?”喻文州在水池边洗碗,水声影响了他的听力,索性关小了水龙头,等待黄少天继续。

“你说你为什么这么好啊。”黄少天还是撑着头,视觉上像是强忍着困意,“以后要是哪个姑娘能嫁给你,那得多幸福啊。”

喻文州洗碗的手停滞了五秒钟,他重新把水龙头打开,漫不经心地回答黄少天,“是啊,所以你想不想像那个姑娘那样幸福。”

黄少天哈哈一笑,说,“想啊,但也不知道能不能有像你这样的姑娘愿意嫁给我啊。你能不能说说,你以后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姑娘。”

碗已经洗好了,被整齐地放在橱柜里,水龙头还是开着的,喻文州拿着抹布擦了擦水池边,可能是没听见,半晌都没回答他。

两人都不再说话,空气被水流的嘈杂声衬托得十分安静。

黄少天耸了耸肩,准备起身回到卧室,这时,喻文州关了水龙头,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比黄少天要高一些,后者要微微仰视他。

喻文州半开玩笑地说,“你想找一个像我这样的姑娘,我觉得我也可以找一个像你这样的姑娘。”

没获得什么有意思的八卦,黄少天打开自己卧室的门,轻笑,“你说笑了。”

看着黄少天关上卧室门,喻文州也轻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我很认真的。”

可这句话门内的黄少天听不见。

喻文州返回沙发上拿自己的东西,摸索了半天,他脸色大变,坐在沙发上思考了好一会儿,随后敲开了黄少天的门。

“什么事?”换了一身蓝色睡衣吊着一个胳膊的黄少天把门开了一条能露脸的缝隙,从缝隙中黄少天能看出喻文州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黄少天等了十多秒,喻文州也没说话,他索性说,“有事?别还思来想去的,直说吧。”

“我房间钥匙落在学校了,看来今晚没地方睡了。”

一句“去睡沙发啊”即将从黄少天的口中飞出,还好脑子先走一步,成功阻止了他说出这句话。

要是喻文州愿意睡沙发的话还过来跟他说干什么啊,傻子都看出来了这是要借宿。黄少天把门拉开,笑呵呵地邀请他,“不介意的话今晚先跟我睡一张床吧,反正床也够大,这么晚了就别回学校取钥匙了,明天再拿吧,那个啥,屋子有点乱啊你别介意,伤残人士最近不方便收拾卫生哈哈。”

喻文州就着黄少天左手那个邀请的手势进了他的卧室,比起上次他进来看,卧室的确乱了一些,萦绕着一种宅男的气息,他送给他的那个专辑还被黄少天装在一个方形透明塑料盒子里,“供”在电脑桌上,电脑是开着的,页面停在他常用的那个直播网站页面,但还没开直播。

“等会儿你还要直播么?”喻文州问。

“嗯,直播。不过不碍事,先委屈你一下去床边的那个角落里,那块是盲区,他们看不见。”

“行。”喻文州听话地窝在角落里刷微博,同样的,他在干什么黄少天也看不清。

“咳咳,晚上好,我是夜雨声烦……”

这还是喻文州第一次不是从电脑上看黄少天直播,有些有趣,他把微博关掉,手机调成静音,然后点开了相机。

TBC

评论(43)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