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13)

黄少天在喻文州的搀扶下一蹦一蹦地回了家,进了家门只想说一句我爱我家。

喻文州帮他脱掉帆布鞋,纠正道,“是我们家。”,声音里还透着愉悦。

也是,合租的公寓,也算是两个人共同的家,但细思甚恐,黄少天选择无视。

回家真是方便多了!起码身为异性的护工阿姨不会再围着他转,跟他有一些尴尬的肢体接触,最重要的是,黄少天的耳根终于清净了!他再也不用跟那个小姑娘比谁更能叨叨叨!

黄少天美滋滋,倚着墙蹭到卧室门口,又停住了——没法开门。

“文州,过来帮我一把。”他唤到,“帮我把衣服兜里的钥匙拿出来,开一下门,谢谢了。”

喻文州伸手摸了摸他的口袋,果然有一串钥匙,钥匙扣还挂了一只皮卡丘。

“果然还是小孩子。”他挑出房间钥匙,替他开了门。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进到黄少天的卧室:东西不少,但是摆放整齐,很干净,电脑桌在床边,上面有一个麦,不过和他的比起来有点逊色,不太专业。

黄少天注意到喻文州在环视他的房间,用身子挤了挤他,自己从空隙里挤了进去,说,“没啥好看的,别看了,你快去忙你的吧。”

无法自理人员黄少天此时很想打开电脑直播,登录微博看看男神有没有发什么微博,还有粉丝们有没有为他这几天的“失踪”担心,可这统统不行——还得过两三天他的左手才能拆绷带。

“不得劲。”黄少天坐在床上,变换各种姿势,最后给为他倒水的喻文州这么一个结论。

喻文州试了试水温,正好,就递到黄少天的嘴边,这几天黄少天都故意少喝水,现在也有点缺水,很自然地喝了一杯,喻文州拿的再稳也是在别人手里,最后黄少天还是喝漏了。喻文州看了看手边没有纸巾或手巾,也不介意,直接用手帮他抹去了。

我靠,黄少天心里想,喻文州真是不拘小节啊。

剩下的一个小时,喻文州回房间里办事,怕黄少天无聊,特意帮他开了电脑,放了部电影。

一个小时之后,黄少天想上厕所。

他慢吞吞地下床,蹦到厕所门口,这时,喻文州从房间里出来了。

“想上厕所?”他问。

“嗯,水喝多了。”对于室友,黄少天并不避讳,直接用膝盖顶开厕所门。

喻文州把自己的卧室门关好,向着厕所走去,一把将门推开,黄少天正在考虑怎么样才能脱裤子,手残也就没锁门,被这动静吓了一大跳,一回头就看见喻文州走了进来,下一步让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他把手伸向了黄少天的裤子,一把拉了下来。

“干嘛!耍流氓啊!”

“帮你啊。”

“我靠……不用的……”黄少天穿着一条裤衩面对着马桶,身后站着喻文州,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喻文州像是没听见他的拒绝,直接把他内裤也脱了下来,疑惑道,“护工阿姨不也是这样帮你的吗。”

“……行了……谢谢你了,你出去吧……”

“不用我帮你扶一下?”

“……”

喻文州的手碰到他的小兄弟那一刻着实诡异,黄少天想呵斥他把手拿开,但是憋了半天终于见到马桶的本能反应指使他尿了出来,现在黄少天好他妈的想直接跳进马桶冲进下水道里。

罢了,喻文州还帮他提了裤子,板板正正地整理一下,怕他不舒服。

“这次就这样了……下次我自己来就好!别总麻烦你。”趁着喻文州还没碰到他,黄少天狠狠一跳,差不点撞到厕所门上。在厕所里面门就要往里拉,他像只被主人困在房间里的宠物,没有开门技能,喻文州越看他越觉得可爱,你说,怎么会有这种集帅气与可爱于一身的男孩。

他的胳膊从黄少天的身侧越过去,帮他开了门,还给了一个在黄少天眼中是“没事,我不笑话你”的安慰式微笑,嘴里还说,“不麻烦。”

行行行,你不麻烦我麻烦啊!黄少天没敢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气鼓鼓地跳回卧室。

十分钟后,喻文州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端着水杯走进来,把杯子放到黄少天伸头可及的床头柜上,杯子里体贴地放了一根吸管。

喻文州帮他找了几个电影,按顺序自动播放,然后嘱咐他,“水放在这里了,你别怕上厕所所以不喝水,多喝水能助于你排毒,对身体好。我要先出门一趟,晚饭等我回来给你做。”

黄少天闷闷地“嗯”一声,算是表示听见了。

电影已经看完了一个,吃药本身就利尿,这会儿他有点想去厕所。

等他磨磨蹭蹭踢开厕所门,站在马桶前,愁了——这裤子该怎么脱。

TBC

评论(36)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