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桔超甜

【喻黄】室友是我男神还想掰弯我怎么办(9)

*黄少生贺10/17
*早起的童鞋有粮吃

喻文州喝了一点酒,但不是特别多,加上他酒量很好,没到醉酒的程度,看起来与平时没什么不同。

但并肩而行的黄少天还是感觉到了不同。

气氛。

两个人在一起行走时的气氛不同。

酒后的喻文州似乎并不爱说话,也就是黄少天找点话题,他再分分钟扼杀在摇篮里。

不过黄少天发现了——他很喜欢盯着一处看很久。

比如比他高三厘米的喻文州正盯着他的嘴唇看,从经过上上个交通岗起他就发现了。

“从这走绕远,我知道一个近路。”他终于把目光从嘴唇上移开,笑眯眯地跟身侧的人说。

再往前走是大街,人多,宽敞明亮,但是远;从旁边的小路穿行,近,但是偏僻,人少,黑灯瞎火的,基本上没有车辆经过。

两个大男人同行,尽管是往小巷里走夜路也不会特别害怕,还能提前到家,没准能直播一会儿,黄少天也就同意了。

他根本就不知道喻文州心里想着是终于可以真正地和他走一段只有两个人的路。

黑暗中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种想法有点幼稚,喻文州还在心底嘲笑了一下自己——遇见黄少天之前,自己从来都不会有这种想法,或是做这种事情。

可能喜欢一个人真的会改变自己。

“能看清路吗?”黑暗中喻文州轻声说,像是怕一不小心就惊动了什么。

“能——哎呦我操!”一不小心被路上丢弃的一颗大石头绊了一下,黄少天作势就往前扑过去,还好喻文州听见响动,根据声音的方向伸手捞了一把,把黄少天拦腰搂回来。

“哈哈哈,还真看不清啊。”黄少天干笑,真是话还没说完就啪啪打脸。

“等会扯着我走吧,别又被绊了。”喻文州轻笑,听不出来这声笑是嘲讽还是乐呵。

“不用!”坚信自己是直男的黄少天自然是抵触牵手这种事情的,更何况他对喻文州这个神似索克萨尔的人早就“心怀鬼胎”,他坚决道,“你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吧,我手机没电了。”

“我的手机也没电了。”喻文州还是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黑暗中看清的,准确地握住了黄少天的手——很正常的牵手,给人的感觉真的就是怕他再一次摔倒,一点其他的想法都没有。

自己别自作多情啊,黄少天想,就由着他去了。

还没等沉浸在这种安静的氛围中,一声尖叫划破了黑暗的寂静。

“啊!救命啊!别过来!你别过来!!”

“有人求救?!”这声尖叫实在是把他们吓得不轻,黄少天先反应过来,用力地挣脱喻文州的手,借着月光向前奔去。

前面有个胡同口!

果然,这是一个死胡同,里面模模糊糊能看见两个扭打在一起的人影,很显然,绝对式压制!

黄少天想都没想,冲了上去,用力撞在那个歹徒身上。

黄少天挣脱喻文州的那一刻,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酒精还是有延迟大脑思考的作用,黄少天跑得飞快,他一边掏出手机拨打110一边追赶上去。

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喻文州看见黄少天把那个歹徒撞到一边,周围有很多酒桶和其他杂物,歹徒撞到了三个摞起来的油桶上,最上边的桶晃晃悠悠即将滚落下来,更可怕的是,借着手电筒的光,喻文州清楚地看到了歹徒手上握着一把刀。

“少天!小心!”喻文州高喊,声音都走了音。

听见喻文州的喊声,黄少天抬头看了一眼,月光之下什么东西在反着光。

歹徒气急,握紧尖刀冲向黄少天,刚刚求救的女孩趁乱跑了出来,喻文州把手机装进口袋,也冲了上去。

黑暗中二对一的打架,但是歹徒有刀,他们也没有多少胜算——喻文州在拖时间,警察一会儿就会到。

“他手上有刀。”喻文州提醒黄少天,黄少天低低地抽了一口气,嗯了一下。

歹徒有点亡命徒的意思,一点都不畏惧,居然想往黄少天的身上捅,被他灵活地躲开了,喻文州想把他手里的刀抢夺下来,却没能成功。

真是个棘手的状况,只能希望警察快些到达。

黄少天刚刚抽气,那是被歹徒的刀划伤了左臂,火辣辣的。

他急了,一脚踹过去,喻文州又紧跟着补了一脚。

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胡同里杂物多,黄少天第二次被脚下的东西绊到,脚崴了一下,身子不稳,哐当一声撞在大油桶上,胳膊磕在铁制油桶的边缘,疼得他要飙泪。

这时,警察已经赶来,制止了歹徒,警车的车灯照亮了这个杂乱的小胡同,现场经过撕打混乱不堪,喻文州看到黄少天倚着油桶重重地喘着气,左手护住右胳膊,还能看见左臂上一道刀伤正汩汩流血,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看见黄少天受伤,喻文州急了,“怎么样,能坚持得住吗?”

“好像……嘶——好像骨折了。”

TBC

评论(24)

热度(332)